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伊斯兰文化 >> 伊斯兰文化
伊斯兰教的清洁观
清洁与肮脏是人类生活的两个对立面。肮脏给人类带来灾难和痛苦,而清洁给人类带来的是快乐和幸福。
伊斯兰教首先用信仰清洁心灵,根除错误以及不合理的思想意识,伊斯兰教是净心与净身交隔的务实宗教。伊斯兰教就是其本质而言,是清净的宗教。伊斯兰也被称为“清真”教,即“清净无染、真乃独一”之意。正如真主所说:“真主的确喜爱悔罪的人,的确喜爱清洁的人。”(2:222)又说:“洗涤身心者,只为自己而洗涤。真主是唯一的归宿。”(35:18)
先知穆罕默德(愿安拉福安之)说:“清洁是‘伊玛尼’的一部分”这一教导指出了伊斯兰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,号召世人注意清洁,讲究卫生,并把它作为信仰的基础。
(《古兰经》9:108)中说:“从第一天起就以敬畏为地基的清真寺,确是更值得你在里面做礼拜的。那里面有许多清洁者;真主是喜爱清洁者的。”穆圣说:“教门是以清洁为基础。”《古兰经》中共有关48次讲到清洁,可见,清洁在伊斯兰教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。因此,伊斯兰教是崇尚清洁的宗教。穆斯林的清洁卫生包括几个方面:
一、        生理卫生。
讲究卫生已经成为现代人的共识。人们从幼儿园开始就受到这种教育,新闻媒体也在宣传讲究日常卫生的重要性。伊斯兰教在很早以前就作出了关于沐浴的规定,要求成年成年男女性交、泄精、月经、产后必须洗大净(嗽口、呛鼻、洗周身)。穆圣说:“凡成年男女应该在聚礼日做大净。”穆斯林必须每天礼五次拜,拜前必须小净,即清洗衣身体局部,如双手、前窍、后窍、嗽口、呛鼻、洗脸,洗双臂、抹头、抹耳、洗脚。伊斯兰教规定大小净,既用净水洗身体,通过大小净清洁身体,以清洁的水清洗衣服,清除污秽、脏物及泥垢。大小净可以使我们的身体爽快,增加活力,振奋精神,思想愉快,洁净的衣服使我们仪表端庄,拜处清洁使我们环境优美,这样我们可以身心愉快地崇拜真主。
    二、思想卫生。即纯洁心灵,消除杂念,悔过自新。人们沉湎于尘世的事务中,身被琐事缠绕,心被杂事牵挂,很难马上静下心来崇拜真主,当他在做小净时,首先举意,再奉真主之名,这样人就开始由尘世的琐事中解脱出来,随着水洗到的肢体,思想就逐渐地平静下来。同时,他也会想到,在尘世的事务中,手、眼、口、耳、足都因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犯了错误,或做了一些不相应的事,他就会因此而向真主悔过,以后谨言慎行。通过每番拜前的小净,他会养成一种良好的习惯,礼拜时清洁,礼拜后也会注意清洁,也会时时刻刻敬畏、虔诚,最终成为身体健康、思想高尚的人。穆圣说:“顺从真主的仆人,做小净洗脸时,眼睛所看的罪,随着洗脸,就得到减免;洗脚时:两脚所走过的路,其罪随着洗脚,就得到了减免;洗手时,两手所干的罪,随着洗手,就得到了减免;最后,他出去礼拜,身心纯洁毫无罪过。”
    因此,根据经训的教导,清洁分为小净、大净和土净即“代净”三类。小净系部分洗浴,凡《古兰经》明文规定必洗的部位,洗为“主命”。至于其它如净下、搜须、摸耳和抹脖项等,则是遵照先知的习惯,称为“圣行”。穆斯林除在礼拜前必须进行小净外,其它如诵读《古兰经》、静修、纪念亡人、宰牲时也都要洗小净。大净为冲洗全身,凡在房事、遗精、妇女月经或产后均必须做大净;而在聚礼日、洗亡人和扎痧子前作大净,则属遵循先知的“圣行”。此外,归信伊斯兰教的人在入教前也应进行大净。土净则是对患重病而不能用水者,或旅行途中无水可洗者的变通规定,即拍土、沙、石而后抹脸及双肘即可。以上凡洗过大净者,中国穆斯林称其为“带水”或“有水”,否则称“不带水”或“没水”。有大净者如需礼拜、诵读《古兰经》、举行殡礼等,只需洗小净即可。未作大净者,不得进入礼拜殿、封斋、抚摸《古兰经》、环游天房、接近亡人尸体或参加其他宗教活动。伊斯兰教的各种功课,都是在完美的大、小净基础上实现的。大、小净是一切功课的先决条件,穆圣说:“没有沐浴的拜功,不蒙接受。”礼拜是建立在清洁的基础上,否则就不会为真主所允纳。大、小净的直接作用虽在于清洁身体,然而其意义却与功修是一致的。穆斯林的大、小净绝非只是单纯的洗净身体和徒作形式,而是与信士平时的言谈举止息息相关,富有节奏性地检束行为,它使穆斯林经常保持着内清外洁,省心正身的意念。
    可见,伊斯兰教内清外洁的卫生制度与拜功关系极为密切。礼拜是伊斯兰教的“柱石”,是穆斯林的重要标志。礼拜前的大、小净就是锻炼穆斯林成为内清外洁的人,养成爱好清洁卫生的好习惯。但礼拜必须做到礼节性的净化——洗大、小净,这是伊斯兰教所特有的要求。如果你去晋见一位首长或领袖,穿着肮脏的衣服,合适吗?当然这样不符合文明习惯,在这种场合,服装应当尽量整洁庄重。当我们向真主祈祷、礼拜时,情形也是这样,衣着应整洁庄重。除沐浴外,还须洁心,排除一切尘思杂念,做好一心向主的准备。洁净身体有助于清洁心灵,因为在清洁过程中同时校正心理,端正信仰和意念,把思想集中在认主和拜主的观点上。
    穆斯林的清洁卫生制度之所以有强大的生命力,是因为它直接与穆斯林的信仰与功修相联系。穆圣说: “圣教的基础建筑在清洁之上。”
除此以外,就讲究个人卫生。防病于未然,穆斯林在这里继承了先民的优良传统。穆圣说:“古礼有十件:剪短唇髭、全蓄胡须、刷牙、洗鼻孔、剪指甲、洗指缝、拔腋毛、剃阴毛、割包皮、净下。”
    三、饮食卫生:
    穆斯林对饮食有选择,并不是对什么有所忌讳,而是确保人们有一个健康的身体,以事真主。清代伊斯兰教学者刘智在其所著的《天方典礼》中说:“饮食,所以养性情也。以彼之性,益我之性,彼之性善,则益我之善性,彼之性恶,则滋我之恶性,彼之性污浊不清,则滋我之污浊不洁性。饮食所关于人之心性者大矣!物性有善者,有不善者,则人有可食者,不可食者。”俗话说:病从口入。伊斯兰教主张人们吃佳美的食物,有益于人们身心健康的。从食物来源到食物性质,从物质营养到精神需要,都是有明确规定和严格要求的。不吃不洁净的食物,不吃病死,摔死,撞死的以及自死物,血液、猪肉、不吸烟、不饮酒、不暴饮、不暴食等。真主在《古兰经》中教导:“自死物,血液,猪肉及未诵真主之尊名而屠宰的,对你们都是被禁食的。”(2:173)因此禁忌如猪肉一类的食物,为的是禁戒污秽和危害。穆斯林对动物的血也是禁止的。医学早已证实:一些生物的病菌、病毒,都能从其血液中找出。因此,人们看病要先验血。食用弊大于利,故不可食。在伊斯兰教中,凡属于危害人类身心健康的事和物都是非法的;凡属于有益人类身心健康的事和物都是合法的。当一件事危害大于益处时也属于非法的。
    四、行为卫生。
    伊斯兰教倡导人们爱好和平、团结互助、诚实经商、乐善好施、待人忠诚、热爱劳动、宽容谅解、处事公道、孝敬父母、命人行善、止人作恶等等。严禁“饮酒、赌博、拜像、求签”(《古兰经》5:90)四种行为。《古兰经》首先提到禁酒、禁赌博、充分说明这两种行为危害之大。众所周知,许多疾患不仅由饮酒所致,而且社会上的打架斗殴、杀人行凶,甚至恶性交通事件,不少都是由饮酒引起的。因此禁酒已经在社会上得到倡导。至于赌博同样是人类社会的一种公害,表面上虽说是一项有输有赢的娱乐活动,但不管是输是赢,都不会有好的结局,对社会危害极大,故被《古兰经》斥为“魔鬼的行为”(5:90)。此外,根据“你们不要自投于灭亡”(2:195)的经文,凡是损害身心健康的麻醉品,如鸦片、吗啡、海洛因等均在严禁之列。
    为了保护人们的身心健康,伊斯兰教严格禁止不正当的行为。穆圣针对当时一些地方出现的淫荡行为曾指出:“在那些国家中,人们变得如此淫荡、寡廉鲜耻、肆行无忌,其时,瘟疫以外,还会出现他们的祖先闻所未闻的疾病”(《伊本·马哲圣训集》辑录)。像1494年由美洲传到西班牙巴塞罗纳城的梅毒;八十年代初因为性乱传播的艾滋病和2002年11月16日,
在我国广东发现首例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病则是“闻所未闻”的疾病。这些传播速度快,死亡率高的不治之症,从出现之日起,便在世界范围内引起极大恐慌。尽管不惜巨资研制疫苗和药物,但这些可怕的疾病仍在世界各地蔓延。因此,严格遵守伊斯兰教关于行为卫生的教法,就必然与包括梅毒、艾滋病、非典型肺炎在内的一切传染病病无缘。换句话说,防止各种疾病传播的唯一有效办法,就是端正每个公民行为。
环境卫生及其它:
    五、穿戴卫生。如《古兰经》中说:“阿丹的子孙啊!每逢礼拜,你们必须穿着服饰”(7:31)又说:“你应当洗涤你的衣服”(74:4)。要求人们注意仪容仪表的圣训也不乏其例。如一次穆圣见到一个披头散发的人便说“此人是不是没有梳头梳子?”有一次穆圣见到一个穿赃衣服的人时说“此人难道没有洗涤用具吗?”以示不修边幅实不可取。从卫生出发,穆圣提倡的行割礼、剪指甲、洒香水、修剪胡须等都是良好的卫生习惯。穆圣对环境卫生也十分重视。他不仅把环境洁净作为礼拜的基本条件,而且还发出“你们要扫除庭院”的号召。为了保护环境卫生,穆圣说:“你们要警惕三种可恶行为:“在水中,在阴影下,在人行道上便溺”伊斯兰教实行的土葬、薄葬、速葬制度对环境卫生也有积极意义。
随着生产力的高速发展,人们的物质文明可谓日新月异。然而,令人遗憾的是人们的精神世界及其生存环境,却以同样的速度在倒退,从而导致物欲横流,道德沦丧,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,人类面临着生存危机和严重后果。
    在这种情况下,发扬伊斯兰教内清外洁的优良传统,具有很重要的意义。伊斯兰教清洁卫生观是一种高层次、全方位的清洁卫生制度,具有丰富的科学文化内涵。它不仅净化身心、净化环境、净化社会,而且与我国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并行不悖,故应不断发扬光大,使之真正成为我国广大穆斯林的行为规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