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伊斯兰文化 >> 伊斯兰文化
回族民间歌谣

“花儿”又名“少年”,是回族人民所喜爱的一种民歌,是祖国艺术百花园中一朵绚丽的奇葩,具有高亢、豪放、优美、悠扬的特点,有着强烈的艺术魅力和浓郁的回族特色。

“花儿”发源于回民聚集的临夏回族自治州,这里素有“花儿”的“故乡”和“圣地”之美称,不仅回民是“花儿”的主要唱家,居住在这一带的汉、保安、东乡、撤拉、土等民族人民也喜爱这种山歌。最后“花儿”由甘肃发展到青海、新疆一带,而且也大都在回民当中演唱,例如宁夏的山花(又叫干花儿),多在回族群众中传唱,所以,现在人们提起“花儿”,习惯称做“回族花儿”。“花儿”经过数百年的发展演变,现在已形成河州“花儿”、莲花山“花儿”、宁夏“花儿”、青海“花儿”等不同的流派和风格。宁夏“花儿”是两句一节,例如《来了是无处儿站了》:

  牛拉的车子是车轱辘转,
    宁叫嘛人死路不要断。
    这一回回去是不来了,
    来了是无处儿站了。

河州回族“花儿”则是四句一节:

  左手里端的茶缸子,
    右手里拿的是碗予,
    心想连尕妹子锄田去,
    尕手里没拿上铲子。

而莲花山“花儿”,也叫洮岷“花儿”,则是三句一节:

  合心了,碴对碴,
    唱“花儿”你把茶倒下,
    唱得不好甭笑话。

各个不同地区的回族“花儿”有不同的曲调,有《河州令》、《尕马儿令》等一百余种。

回族“花儿”的节奏丰富,旋律性很强,音乐形象及艺术个性生动鲜明,绚丽多姿。形式有四句“花儿”、六句“花儿”(折断腰)和三句“花儿”。每一种形式的“花儿”都有一定的格律,非常讲究节奏。

  房檐上蹲的是白鸽儿,
    鸽洞里卧的是皂儿(黑鸽儿);
    你给我做个顶帽儿(礼拜帽),
    我给你买个镜儿。

这首四句式的“花儿”,第一句是三三三,第二句是三三二,三句与一句,四句与二句在音节上对称。

  上去个高山打三枪,
    枪没响,
    枪口里有了病了;
    连叫了三声头没抬,
    没抬头,
    你要的官王么秀才。

这是一首六句“花儿”,也叫折断腰“花儿”,其音节是:一句为三二三,二句为三,三句为三二二,四句为三二三,五句为三,六句为三三二。“花儿”押韵的方式是有的句句押,多数是一三句一韵,二四句一韵。它既不同于格律诗那么严格,又不同于自由诗那么自由。河州“花儿”、宁夏“花儿”、青海“花儿”、新疆“花儿”等,一般都是奇句单字句结尾,偶句是双字句落尾。押韵时不仅押句尾韵,而且还在句尾前押复韵。如:

  回回庄子上的礼拜寺,
    花大门修(给)了千年;
    眼泪擦掉了你把饭吃,
    人家的人你不要牵念。

回族“花儿”的题材包括天文、地理、山川、草木、人物、民俗等等,内容极为丰富,主要有劳动“花儿”、农事“花儿”、时政“花儿”、仪式“花儿”、生活“花儿”、爱情“花儿”等等,真实地反映了回族人民的生活。

回族“花儿”在艺术手法上大都采用比、赋、兴,如:

  阿哥是凤凰天上旋,
    尕妹是园中的牡丹;
    不说尕妹妹长得端,
    还说阿哥的眼馋。

  扎花的兜兜盘锦呢,
    盘锦是要两根线呢;
    维下的朋友宽心呢,
    倒把我的心扯烂呢。

回族一般禁止在家里和村庄唱“花儿”,只能在野外唱。

  花椒树上你甭上,
    上去时刺儿扎哩;
    庄子里头你甭唱,
    阿訇听见是骂哩。

唱“花儿”已成为一种风俗习惯,谁也阻止不了。

  “花儿”本身是心上话,
    不唱时由不得自家;
    刀刀拿来头割下,
    不死还是这个唱法。

回民除了平时唱“花儿”外,各地还逐步形成了一些歌唱“花儿”的大聚会——“花儿”会。

“花儿”会,是“花儿”歌手竞赛与交流的舞台,也是回族等劳动人民的狂欢节日。现在西北地区规模较大的“花儿”会有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的莲花山、松岩鸣;青海省的峡门、七里寺、老爷山等近三十余处。其中莲花山“花儿”会和松岩鸣“花儿”会名扬遐迩,在全国有很大的影响。

莲花山“花儿”会:每年农历六月初一至初六,自治州的戴着洁白圆帽、搭着绿色盖头的回族男女和汉、东乡、保安等几个民族的歌手几万人,云集莲花山。歌手们攀上山路,观赏风景,对歌欢唱,气氛醉人。

“花儿”会的歌手,一般都是按村庄自由组成男女三至十人的“花儿”歌唱班子,有一名即兴编词、出口成章的“串把势”,有几个吐字清楚、腔口饱满、歌声嘹亮的金嗓子歌手。串把势才思非常敏捷,对歌前一般要打腹稿,对歌时歌手们围在一起,打着花伞,摇着彩扇,串把势低声说歌词,歌手马上领唱,其他人和唱。此起彼伏,对答如流,热闹非凡。

在“花儿”会上,还有许多程序,如拦路、游山、对歌、告别等。当四面八方的歌手沿路上山时,往往被走在前面的歌手用马莲花绳拦住去路,让其对歌,对上才能过去,特别是一群群青年男女拦路对歌,妙趣横生。如小伙子用马莲花绳挡住姑娘唱道:

  马莲绳绳拦得宽,
    宽似铁打的虎牢关,
    你对不上时底下钻。
    
  姑娘马上对上:

  材一页,一页材,
    你把马莲绳放开,
    好的“花儿”后头来。

小伙子唱:

  杆两根,一根杆,
    绳绳不堵心不愿,
    知心“花儿”唱一段。

姑娘对道:

  口唱“花儿”四下走,
    让路咱们交朋友,
    叫你一定听个够。
    ......

歌手往前走,又有另外的歌手挡住,又是一片对歌声。在莲花山上有不少青年男女彼此对歌,认识了解,产生了爱慕之心,结为良缘。

临夏回族自治州还有一个大的“花儿”会叫松岩鸣“花儿”会,每年农历四月二十日举行,参加“花儿”会的也有好几万人,是规模最大的河州“花儿”会,以演唱《河州大令》、《河州二令》等流派的“花儿”为主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,自治州每年在这里举行一次“花儿”歌手大奖赛,选拔培养了一大批“花儿”歌手和歌唱家。